安城

千里路只陪你一程,风雪艳阳与我无关。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高考二百六十八日·祭

向往无际光明,也畏惧万丈黑暗。
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,只想安心走好脚下的每一步。

这可能就是爱情

我本以为我可以忘却……
昨夜梦中一眼,心依旧怦然。

原是我太天真,21天养成一个习惯。我想她,不知不觉已经,五年了。
我还依旧保留着她的习惯。

潜移默化的力量呵。
我都忘了有哪些是从你身上习得的。

我还没有话语权。

Iceland 有清澈的冰泉,
有跃出海面的鳕鱼,
有两个人的朝阳,
还有一个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女总统。

我期待着。
期待着那个北欧冬日的温暖。

之逆转过去

她穿着纯白婚纱站在灯下,美好的样子竟与他梦见的那般完全契合。
他拂了拂笔挺的西装,抿着唇微笑着走到新郎身旁。那位幸福的新郎,他的旧友,嬉皮笑脸地着锤了下他的肩膀,“哥们等着喝你的喜酒呢。”
他不知道她是否在看他。他只是笑了笑,点点头。
后来,宴席上,她在新郎的陪同下来到他们这桌敬酒。“都是老同学,放开喝啊。”新郎吆喝道。高中同学都是多年未见,拉着新郎觥筹交错谈天谈地。
她绕到他身旁,没有看他。她把酒杯里的红酒泼到垃圾桶里,顺手拿起一瓶茅台倒满一整杯,自顾自地仰头,喝干。
他没有阻拦,只是看着玻璃杯里透明的液体一点点消失,最后与阳光交融,化为一个光点。
他没有喝酒,他知道她不喜欢他喝酒的样子。
她终于抬眼看他,“你还是穿工装好看。”
他笑笑耸耸肩,“没办法,工装多不正式。”
她微微点头,努努嘴,“也是。”
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接下去,窘迫地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,“你一定要幸福。”
她不做回答,好像在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。
“我还能,抱抱你吗?”
她听后摊开手臂。
他把她拥进怀里。
她揽上他坚实的后背。
熟悉得好像抱过千万次。
“后悔吗?”她问。
“后悔啊。”
有什么用呢。